今天是11月17日
免費咨詢熱線
133-700-11000
交通事故次責車輛 停運損失可受償
發布時間:2018-12-06 21:06:12作者: 滬律網小編瀏覽量:907 次

簡述:運營車輛在一場是事故中,交警認定為次責,車輛被扣押。在扣押期間車輛被迫停止正常的運輸經營活動而遭受損失,車主就損失主張賠償。法院認為,這種可得利益損失是確定、必然的,也是因交通事故直接造成的損失,如停運損失不屬于保險賠償范圍,主責車主應當對必要的、合理的停運損失承擔賠償責任。

 

龔節波與中國太平洋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唐山中心支公司等

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一審民事判決書

阿拉爾墾區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4)阿民初字第363號

原告龔節波,男,1974年出生。

委托代理人楊義,新疆勝天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中國太平洋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唐山中心支公司,組織機構代碼93596058-4.住所地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區西山道13號。

法定代表人張建廣,負責人。

委托代理人汪洋,男,中國太平洋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阿克蘇中心支公司員工。

被告葛長生,男,1973年出生。

委托代理人侯景偉,新疆阿拉爾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艾某·赫依提,男,1968年出生。

被告墨玉縣瑪卡尼汽車運輸有限責任公司,組織機構代碼78178911-1,住所地和田地區墨玉縣和墨路5號。

法定代表人阿不利米提·阿巴拜克,董事長。

被告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墨玉縣支公司,住所地新疆墨玉縣英協海爾路5號。

法定代表人阿布都拉·艾自都拉,經理。

翻譯奴爾古·買門,本院工作人員。

原告龔節波與被告中國太平洋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唐山中心支公司(以下簡稱太平洋保險公司)、葛長生、艾某·赫依提、墨玉瑪卡尼汽車運輸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瑪卡尼公司)、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墨玉縣支公司(以下簡稱墨玉人保公司)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案,本院于2014年2月1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龔節波及其委托代理人楊義,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委托代理人汪洋,被告葛長生的委托代理人侯景偉,被告艾某·赫依提,翻譯奴爾古·買門到庭參加訴訟,被告瑪卡尼公司、墨玉人保公司經本院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參加訴訟,依法缺席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龔節波訴稱:2012年12月5日23時55分許,柳某某駕駛被告葛長生所有的冀BW3277號福田牌重型牽引車掛BNF21車行駛至S210線208公里+850米路段時,由于未保持安全時速,冀BW3277福田牌重型牽引車車頭與原告龔節波駕駛的新29B4166號大中型拖拉機后掛的粉碎機左側發生碰撞,冀BW3277號福田牌重型牽引車逆行至對面路段,與居某某駕駛的被告艾某·赫依提所有的新R13428號東風牌重型牽引車車頭碰撞,造成柳長松經搶救無效死亡,三車損壞的重大交通事故。該事故給原告所有的新29B4166號大中型拖拉機造成修理、停運損失。故訴至法院,請求依法判令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在交強險范圍內賠償原告車輛損失1000元,被告墨玉人保公司在較強范圍內賠償原告車輛損失1000元,被告葛長生賠償原告各項損失70560元,被告艾某·赫依提和瑪卡尼公司承擔連帶責任賠償原告各項損失30240元。

訴訟過程中,原告龔節波申請對新29B4166號大中型拖拉機的停運損失進行鑒定,依法予以準許。

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辯稱:原告的車輛損失發生交通事故時沒有經過太平洋保險公司定損,之后才定損,核定損失為500元,因此太平洋保險公司只認可定損的修理費500元,原告主張的修理費2000元,并未提供修理費發票,因此不予認可;對原告主張的停運損失,不屬于保險公司理賠范圍,因此不予賠償。

被告葛長生辯稱:第一、原告作為本案主體不適格,因該拖拉機的登記車主為楊秀政,原告與楊秀政之間簽訂了買賣車輛的協議,但2013年8月份才進行機動車變更登記,因此原告不能證明發生交通事故時該拖拉機歸原告所有;第二、本案是因為交通事故引起的,本起事故中,被告葛長生不承擔事故責任;第三、柳長松確實是被告葛長生的雇員,但原告龔節波放棄了對柳長松的起訴,僅起訴雇主葛長生,因此責任承擔上,被告葛長生只能在柳長松承擔的責任范圍內再承擔30%的次要責任;第四、對于原告主張的損失,修理費因為交強險已經賠償了,被告葛長生不再承擔賠償責任,對停運損失,停運損失應當出具相應的發票,而且原告的車輛并無營運證明,因此對停運損失不予認可。

被告艾某·赫依提辯稱:第一、對原告的訴訟主體資格,原告只提供了協議,沒有進行變更登記,因此不能證明原告是該拖拉機的車主;第二,責任劃分上,被告艾某·赫依提只應當承擔10%的責任;第三、針對原告主張的停運損失,原告的拖拉機沒有營運證,不能證明是營運車輛,不存在停運損失,而且原告的拖拉機是農用車,不可能每天都有活干,因此原告主張的停運損失過高。

被告瑪卡尼公司未到庭參加訴訟,庭前向法庭提交書面答辯狀辯稱:新R13428(新R3216)東風牌重型半掛牽引車實際車主是本案被告艾某·赫依提,瑪卡尼公司與被告艾某·赫依提于2010年12月27日簽訂《機動車掛靠經營合同》,該合同約定,該車以瑪卡尼公司的名義辦理有關落戶手續,車輛掛靠后該車所有權、使用權、受益權、處理權仍屬實際車主即被告艾某·赫依提,該車在瑪卡尼公司掛靠期間的收益、虧損(包括交通事故所造成的一切損失)由被告艾某·赫依提負責處理;第二、該起交通事故經阿拉爾市公安局交警大隊作出責任認定,柳長松承擔此次事故主要責任,龔節波承擔此次事故的次要責任,居某某承擔此次事故的次要責任。被告葛長生與柳某某系雇傭關系,冀BW3277(冀BNF21掛)號福田牌重型半牽引車在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購買了交強險(責任賠償限額為120000元)和第三者責任險(責任賠償限額為550000元),事故發生在上述保險有效期內。第三、新29B4166號大中型拖拉機在事故中受損輕微,沒有必要維修,也沒有造成停運損失。因此請求依法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被告墨玉人保公司未到庭參加訴訟,也未向法庭提交書面答辯狀。

為支持其訴訟請求,原告龔節波向法庭提交如下證據:

1、阿拉爾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新公交認字(2013)第034號《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原件一份,交通事故現場圖復印件一份,以此證明發生交通事故的事實,以及被告葛長生的雇員柳某某承擔本起事故主要責任,原告龔節波承擔本起事故的次要責任,被告艾某·赫依提的駕駛員居某某承擔本起事故的次要責任。

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對該組證據予以認可。

被告葛長生對該組證據的真實性予以認可,但提出事故責任劃分的主要、次要、次要責任,應當按照60%、20%、20%的比例確定。

被告艾某·赫依提對該組證據真實性予以認可,但對責任劃分,認為居某某承擔次要責任,只應當承擔10%的責任。

2、2012年12月4日,原告龔節波與楊某某簽訂的《購車協議》原件一份,新29B4166號大中型拖拉機的行駛證復印件一份,以此證明原告龔節波系新29B4166號大中型拖拉機的車主,訴訟主體資格適格。

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對該組證據予以認可。

被告葛長生對該組證據的真實性予以認可,但提出本案的車主應當以登記記載的車主為準,該車的登記車主為楊某某,因此應當追加楊某某為本案原告。

被告艾某·赫依提對該組證據的真實性予以認可,但提出該車的車主應當為楊某某,龔節波作為原告起訴不符合法律規定。

3、阿克蘇地區久衡價格咨詢有限公司出具的阿久衡評估(2014)0010號《新29B4166號福田FT824型大中型拖拉機的停運損失價格評估報告》,以此證明新29·B4166號大中型拖拉機每日停運損失為675元,因本次交通事故,導致新29B4166號大中型拖拉機的停運損失共計39150元。

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對該證據的真實性予以認可,但提出停運損失不屬于交強險賠償范圍。

被告葛長生對該證據的真實性予以認可,但提出評估報告上的停運時間為原告自行規定的時間,因此對停運時間不予認可,對于原告車輛被交警大隊扣留的時間認可,但停運時間應當為交警隊扣留時間加上正常的修理時間,原告主張的停運損失時間過長,對停運損失應當計算到天,具體停運天數根據案件實際情況確定。

被告艾某·赫依提對該證據的真實性予以認可,但提出原告主張的停運時間過長,原告的車輛是農用車輛,沒有營運證,在沒有營運證的情況下不應當賠償這么多的停運損失。

4、阿克蘇地久衡價格咨詢有限公司出具的發票原件一份,以此證明原告因鑒定車輛停運損失,產生鑒定費1200元。

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葛長生、艾買合提江·赫依提對該證據予以認可。

5、阿拉爾市宏達修理廠收據原件一份,以此證明因本起交通事故,導致原告車輛被交警大隊扣留,產生停車費1240元。

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對該證據的真實性予以認可,但提出停車費不屬于保險公司賠償范圍。

被告葛長生、艾某·赫依提對該證據不予認可,提出該收據“今收到”后面有明顯涂改,在大寫金額一覽書寫不規范,百萬、十萬之間沒有勾劃,存在格式錯誤,因此對真實性、關聯性均不予認可。

為支持其答辯意見,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向法庭提交如下證據:

1、冀BW3277福田牌重型半牽引車《出險車輛信息表》打印件一份,以此證明冀BW3277福田牌重型半牽引車在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購買了機動車輛損失險(保險金額225000元)、機動車全車盜搶損失險(保險金額160000元)、第三者商業責任險(保險金額500000元)、車上責任險(駕駛員)(保險金額50000元)、車上責任險(乘員)(保險金額100000元)、車損不計免賠、三責不計免賠、車責不計免賠、交強險(保險金額122000元)。

原告龔節波,被告葛長生、艾某·赫依提對該證據予以認可。

2、冀BNF21掛車《出險車輛信息表》打印件一份,以此證明冀BNF21掛車在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購買了交強險(保險金額122000元)、機動車輛損失險(保險金額81000元)、第三者商業責任險(保險金額50000元)、車損不計免賠、三責不計免賠。

原告龔節波,被告葛長生、艾某·赫依提對該證據予以認可。

被告葛長生、艾某·赫依提、瑪卡尼公司、墨玉人保公司未向法庭提交證據。

根據原、被告舉證質證意見,對原告龔節波提交的證據1、2、3、4,因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葛長生、艾某·赫依提對其真實性予以認可,本院對其真實性依法予以采信;對原告龔節波提供的證據5,雖然被告葛長生、艾某·赫依提對其真實性不予認可,但原告車輛被扣押期間,必然產生停車費,被告葛長生、艾某·赫依提對交警大隊扣押原告車輛的時間并無異議,以此對原告提交的該證據的真實性本院依法予以采信;對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提交的證據1、2,因原告龔節波,被告葛長生、艾某·赫依提予以認可,本院依法予以采信。

經審理查明:1、2012年12月5日23時55分許,柳某某駕駛冀BW3277號(冀BNF21掛)福田牌重型半掛牽引車沿S210線由西向東行駛至208公里+850米路段時,由于未保持安全時速,冀BW3277號(冀BNF21掛)福田牌重型半掛牽引車車頭與原告龔節波駕駛的新29B4166號大中型拖拉機后掛粉碎機左側發生碰撞后,冀BW3277號(冀BNF21掛)福田牌重型半掛牽引車駛向道路北側,遇居某某駕駛的新R13428號(新R3216掛)東風牌重型半掛牽引車沿此道路由東向西行駛至此路段時,兩車車頭發生碰撞,造成柳某某經搶救無效死亡,三輛車損壞的交通事故的發生。阿拉爾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于2013年3月18日出具新公交認字(2013)第034號《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柳某某承擔此次事故的主要責任,原告龔節波承擔此次事故次要責任,居某某承擔此次事故的次要責任。

2、2012年12月4日,原告龔節波與楊某某簽訂《購車協議》,約定楊某某以20000元的價格,將新29B4166號大中型拖拉機轉賣給原告龔節波,并約定2012年12月4日以前該車發生的一切事故及違章債務由楊某某承擔,從2012年12月4日以后該車發生的一切事故、違章責任、債務由原告龔節波承擔。2013年8月,原告龔節波與楊某某辦理了車輛過戶登記手續。

3、柳某某系被告葛長生雇傭的駕駛員,冀BW3277號(冀BNF21掛)福田牌重型半掛牽引車為被告葛長生所有。冀BW3277福田牌重型半掛牽引車在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購買了機動車輛損失險(保險金額225000元)、機動車全車盜搶損失險(保險金額160000元)、第三者商業責任險(保險金額500000元)、車上責任險(駕駛員)(保險金額50000元)、車上責任險(乘員)(保險金額100000元)、車損不計免賠、三責不計免賠、車責不計免賠、交強險(保險金額122000元)。冀BNF21掛車在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購買了交強險(保險金額122000元)、機動車輛損失險(保險金額81000元)、第三者商業責任險(保險金額50000元)、車損不計免賠、三責不計免賠。保險期間為2012年2與27日零時至2013年2月27日零時。

4、居某某系被告艾某·赫依提雇傭的駕駛員,新R13428號(新R3216掛)東風牌重型半掛牽引車的實際車主為被告艾某·赫依提,該車掛靠在被告瑪卡尼公司從事經營活動,該車在被告人保墨玉公司購買了交強險。

5、發生交通事故后,阿拉爾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將原告龔節波的新29B4166號大中型拖拉機后掛粉碎機扣押,并于2013年2月27日將該車發放原告龔節波,由此產生停車費1240元。2014年9月25日,新疆勝天律師事務所委托阿克蘇地區久衡價格咨詢公司對新29B4166號大中型拖拉機后掛粉碎機因本次交通事故停運損失進行鑒定,2014年10月9日,阿克蘇地區久衡價格咨詢有限公司出具阿久衡評估(2014)0010號《新29B4166號福田FT824型大中型拖拉機的停運損失價格評估報告》,鑒定新29B4166號大中型拖拉機后掛粉碎機每日停運損失為675元,由此產生停運損失74925元、鑒定費1200元。經被告太平洋財產保險公司定損,新29B4166號大中型拖拉機后掛粉碎機的車輛損失為500元。綜上,原告龔節波的各項損失共計77865元。

6、本起交通事故中,被告葛長生所有的冀BW3277號(冀BNF21掛)福田牌重型半掛牽引車的直接損失為245967元,被告艾某·赫依提所有的新R13428號(新R3216掛)東風牌重型半掛牽引車的直接損失為153329元。

本院認為:本案系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雙方當事人爭議焦點有四個:焦點一、原告龔節波是否為本案的適格原告;焦點二、本次交通事故責任比例的劃分;焦點三、原告龔節波的損失確認;焦點四、被告之間如何承擔賠償責任。

焦點一、原告龔節波是否為本案的適格原告。根據公安部在2000年6月答復最高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辦公室和研究室的《關于確定機動車所有權人問題的復函》(公交管(2000)98號)和《關于機動車財產所有權轉移時間問題的復函》(公交管(2000)110號)中均指出:“公安機關辦理的機動車登記,是準予或者不準予機動車上道路行駛的登記,不是機動車所有權登記。”《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條亦規定:“國家對機動車實行登記制度。機動車經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登記后,方可上道路行駛。尚未登記的機動車,需要臨時上道路行駛的,應當取得臨時通行牌證。”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案件車輛登記單位與實際出資購買人不一致應如何處理的問題的答復》((2000)執他字第25號)中認為:“如果能夠證明車輛實際購買人與登記名義人不一致,對本案的三輛機動車不應確定為登記名義人為車主,而應當依據公平、等價、有償原則,確定歸第三人所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二十四條規定:“船舶、航空器和機動車等物權的設立、變更、轉讓和消滅,未經登記,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由此可見機動車等特定動產實行登記對抗效力,而該登記本身,并不影響物權的成立與否及物權的歸屬。原告龔節波在庭審中,已經向人民法院提供了《購車協議》、《行駛證》,以此證明自己是涉案標的車輛的實際所有人。盡管機動車行駛證登記人為楊秀政,但楊秀政已經向明確表示實際所有人為原告龔節波,且明確向法庭表示放棄訴訟。因此原告的主體資格符合法律規定,對被告葛長生、艾某·赫依提提出原告龔節波不是本案適格原告的答辯意見,依法不予采納。

焦點二、本次交通事故責任比例的劃分。本次交通事故將阿拉爾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進行認定,柳某某承擔此次事故的主要責任,原告龔節波承擔此次事故次要責任,居某某承擔此次事故的次要責任。結合本案交通事故發生的具體情況,認定柳某某承擔60%的過錯責任,龔節波承擔20%的過錯責任,居某某承擔20%的過錯責任。

焦點三、原告龔節波的損失確認。對原告龔節波主張的停車費用1240元,結合新29B4166號大中型拖拉機被阿拉爾市城區公安局交警大隊扣押的事實,系其實際產生的費用,依法予以支持;對原告龔節波主張的修理費2000元,因未提交有效的修理費發票,依法不予支持,但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經過定損確定龔節波修理費為500元,原告龔節波予以認可,依法認定龔節波的修理費為500元;對原告龔節波主張的停運損失,交通事故發生導致原告龔節波的大型拖拉機受損,并被扣押于阿拉爾市城區公安局交警大隊停車場,對該事實被告葛長生、艾某·赫依提、太平洋保險公司均予以認可,在扣押期間被迫停止正常的運輸經營活動而遭受損失,這種可得利益損失是確定、必然的,也是因交通事故直接造成的損失,依據被告葛長生與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的保險條款,停運損失不屬于保險賠償范圍,因此被告葛長生、艾某·赫依提應當對原告龔節波必要的、合理的停運損失承擔賠償責任。經過阿克蘇地區久衡價格咨詢公司鑒定,新29B4166號大中型拖拉機后掛粉碎機每日停運損失為675元,結合本案發生交通事故的時間為2012年12月5日,后新29B4166號大中型拖拉機后掛粉碎機被扣押于阿拉爾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2013年3月27日才返還給原告龔節波,因此原告龔節波車輛的停運時間因為2012年12月6日至2013年3月27日,共計111天,由此產生停運損失74925元(675元/天×111天),符合法律規定,依法予以支持;對原告龔節波主張的鑒定費1200元,系其為鑒定停運損失產生,符合法律規定,依法予以支持。因此,原告龔節波的直接財產損失為500元,車輛停運損失及鑒定費、停車費共計77365元,以上損失合計77865元。

焦點四、被告之間如何承擔責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六條規定:“同時投保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以下簡稱“交強險”)和第三者責任商業保險(以下簡稱“商業三者險”)的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當事人同時起訴侵權人和保險公司的,人民法院應當按照下列規則確定賠償責任:(一)先由承保交強險的保險公司在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業三者險的保險公司根據保險合同予以賠償;(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權責任法的相關規定由侵權人予以賠償。因此對原告龔節波的直接財產損失500元,應由被告人保墨玉公司、太平洋保險公司在交強險范圍先予賠償,被告人保墨玉公司首先應當在交強險范圍賠償冀BW3277號(冀BNF21掛)福田牌重型半掛牽引車與原告龔節波的損失,按照各自所占賠償比例計算,原告龔節波賠償比例為0.2%(500元÷(500元+245967元)),故被告人保墨玉公司應當在交強險范圍內賠償原告龔節波8元(4000元×0.2%);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也應在交強險范圍賠償新R13428號(新R3216掛)東風牌重型半掛牽引車與原告龔節波的損失,按照各自所占賠償比例計算,原告龔節波賠償比例為0.33%(500元÷(500元+153329元)),故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應當在交強險范圍內賠償原告龔節波13.2元(4000元×0.33%)。對原告龔節波超出交強險部分的直接財產損失478.8元(500元-8元-13.2元),依照法律規定由侵權人予以賠償。因柳某某承擔60%的過錯責任,龔節波承擔20%的過錯責任,居某某承擔20%的過錯責任。而被告葛長生系柳某某的雇主,被告艾某·赫依提系居某某的雇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規定,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致人損害的,雇主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因此被告葛長生應當承擔60%的賠償責任,賠償原告龔節波財產損失287.28元(478.8元×60%),被告艾某·赫依提應當承擔20%的賠償責任,賠償原告龔節波財產損失95.76元(478.8元×20%)。因冀BW3277號(冀BNF21掛)福田牌重型半掛牽引車在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購買了第三者商業責任險(保險金額550000元),因此,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應當在保險范圍內賠償原告龔節波超出交強險賠償范圍的直接財產損失287.28元。對原告龔節波主張車輛停運損失及鑒定費、停車費共計77365元,因不屬于保險商業保險賠償范圍,依法由侵權人予以承擔,按照各自責任比例,被告葛長生應當賠償原告龔節波46419元(77365元×60%),被告艾某·赫依提應當賠償原告龔節波15473元(77365元×20%)。綜上,被告人保墨玉公司應當在交強險范圍內賠償原告龔節波8元;被告太平洋保險公司應當在交強險范圍內賠償原告龔節波13.2元,在第三者商業責任險范圍內賠償原告龔節波287.28元,合計300.48元(13.2元+287.28元);被告葛長生賠償原告龔節波46419元;被告艾某·赫依提賠償原告龔節波15568.76元(95.76元+15473元)。因新R13428號(新R3216掛)東風牌重型半掛牽引車的實際車主為被告艾某·赫依提,該車掛靠在被告瑪卡尼公司從事經營活動,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以掛靠形式從事道路運輸經營活動的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屬于該機動車一方責任,當事人請求由掛靠人和被掛靠人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因此,被告艾某·赫依提與被告瑪卡尼公司互相承擔連帶責任賠償原告龔節波財產損失15568.76元,其中艾某·赫依提賠償10898.13元(15568.76元×70%),被告墨玉縣瑪卡尼汽車運輸有限責任公司賠償4670.63元(15568.76元×30%)。

綜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二條、第十三條、第十四條、第十九條、第二十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三條、第十三條、第十五條、第十六條、第二十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百四十條之規定,缺席判決如下:

一、被告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墨玉縣支公司在交強險范圍內賠償原告龔節波各項損失8元,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一次性付清;

二、被告中國太平洋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唐山中心支公司在保險范圍內賠償原告龔節波各項損失300.48元,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一次性付清;

三、被告葛長生賠償原告龔節波各項損失46419元,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一次性付清;

四、被告艾某·赫依提、墨玉縣瑪卡尼汽車運輸有限責任公司互相承擔連帶責任賠償原告龔節波各項損失15568.76元,其中被告艾某·赫依提賠償10898.13元,被告墨玉縣瑪卡尼汽車運輸有限責任公司賠償4634.61元;

五、駁回原告龔節波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2356元(原告預交),由原告龔節波負擔928元,被告葛長生負擔1070元,被告艾某·赫依提與墨玉縣瑪卡尼汽車運輸有限責任公司互相承擔連帶責任負擔360元,其中艾某·赫依提負擔252元,被告墨玉縣瑪卡尼汽車運輸有限責任公司負擔108元(同上述義務一同履行)。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一師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  劉迎春

審判員  邱書霞

代理審判員  牛少林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七日

書記員  吳瓊霞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2019年3d关公三字经图谜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