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11月18日
免費咨詢熱線
133-700-11000
口頭協議買賣已到報廢時限車輛 車主與用車人被訴共擔責任
發布時間:2018-11-16 21:16:15作者: 滬律網小編瀏覽量:816 次

簡述:事故車輛屬于已達報廢年限車輛,車輛登記人便簡易交付了車輛給肇事司機使用,不料發生事故。司機與傷者已達成賠償協議并履行,傷者卻又將司機與車主共同告上法院,主張賠償。一審判令支持傷者請求,二審經審理認為,車主確已將車輛買賣給肇事司機,司機應為責任主體。雖買賣的是報廢車輛,但車輛鑒定結果,無安全問題,且司機已經進行賠償,二審駁回了傷者的請求。

 

上訴人黃小雄與被上訴人龍長富、廖土娥,一審被告黃志剛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案二審民事判決書

桂林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4)桂市民三終字第150號

上訴人(一審被告)黃小雄。

委托代理人王飛,廣西嘉合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仇輝,廣西嘉合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一審原告)龍長富,曾用名龍長付。

委托代理人劉慶才,廣西誠瑞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一審原告)廖土娥。

委托代理人陽睿敏,廣西壽陽律師事務所律師。

一審被告黃志剛。

上訴人黃小雄與被上訴人龍長富、廖土娥因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案,不服廣西壯族自治區陽朔縣人民法院(2013)陽民初字第1298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4年11月12日受理后,依法組成由審判員宿健慧擔任審判長、代理審判員陽志輝、代理審判員劉中心參加的合議庭,于2015年1月13日、2月15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書記員黃高鈺擔任法庭記錄。上訴人黃小雄及其委托代理人王飛、仇輝,被上訴人龍長富及其委托代理人劉慶才,被上訴人廖土娥及其委托代理人陽睿敏,一審被告黃志剛到庭參加訴訟。經本院院長批準,本案延長審限一個月。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一審法院經審理查明,2012年12月7日21時10分許,被告黃志剛駕駛被告黃小雄所有的已被強制注銷的桂C×××××號小型汽車在321國道572KM+600M處將龍某二次碾壓,并駕車逃離現場,造成龍某受傷,現場搶救無效死亡的重大交通事故。2012年12月8日上午9時,被告黃志剛到陽朔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投案自首。經陽朔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確定,被告黃志剛承擔此次事故的主要責任,龍某承擔此次事故的次要責任。2013年3月5日,在陽朔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的主持下,原告龍長富與被告黃志剛就事故的賠償事宜達成協議:1、黃志剛同意一次性賠償龍某死亡喪葬費、死亡補償費、贍養費等費用合計人民幣壹拾叁萬元整;2、桂C×××××號車損壞修復費由黃志剛承擔;3、桂HMX5387號車損壞修復費由龍某承擔。2013年3月6日,原告龍長富與被告黃志剛簽訂了交通事故賠償諒解協議書,原告龍長富同時還出具了諒解書給被告黃志剛及有關部門,建議相關部門免除被告黃志剛的刑事、民事責任。肇事車輛桂C×××××號小型汽車的所有人是被告黃小雄,未投保機動車強制保險,車輛的檢驗有效期止于2009年11月2日,發生交通事故時,該車處于違法未處理、強制注銷狀態。為規避被告黃小雄的賠償責任,被告黃志剛和黃小雄在本案第一次開庭前,補寫了落款為2008年10月30日的買賣桂C×××××號小型汽車的車輛買賣協議和收到購車款的收條。受害人龍某生前在桂林市七星區環城南一路一號經營“桂林市七星區方圓電器修理店”,從事電動工具修理及零配件零售,該店成立日期為:2004年4月7日,營業執照被吊銷的日期為:2013年7月22日。原告龍長富和廖土娥分別是受害人龍某的父親和母親,原告龍長富、廖土娥沒有辦理結婚登記手續就生活在一起,兩人共生育了二個子女,女兒龍初香(1981年8月3日生)、兒子龍某又名龍茍仔(1983年2月14日生)。原告廖土娥在兒子龍某很小時就離開龍長富家,到廣東打工,沒有再回過龍長富家。由于種種原因,原告廖土娥至今在公安機關沒有任何身份信息和戶籍登記記錄,但原告廖土娥的身份已經其前夫即原告龍長富及女兒龍初香辨認確認。

一審法院審理認為,被告黃志剛駕駛被強制注銷的車輛上路行駛,在將受害人龍某二次碾壓后,駕車逃離現場,造成龍某受傷,現場搶救無效死亡的重大交通事故。陽朔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認定被告黃志剛承擔此次事故的主要責任,龍某承擔此次事故的次要責任,程序合法,責任劃分明確,對該認定結論,予以確認。原告請求判令被告黃志剛承擔70%的民事賠償責任,于法有據,予以支持。被告黃小雄明知自己的車輛已過強制報廢期、沒有投保機動車強制保險,是禁止上路行駛的,卻將車輛交給被告黃志剛使用,以致發生重大交通事故,被告黃小雄對該損害結果的發生有重大過錯,依法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結合本案的案情來分析,如果被告黃小雄不將已過強制報廢期的車輛交給被告黃志剛使用,就不會發生本次事故。因此,被告黃小雄的過錯責任應與被告黃志剛的過錯責任相當。故兩被告應對被告黃志剛應承擔的賠償責任各自承擔50%的賠償份額。事故發生后,被告黃志剛及其親屬與原告龍長富及其親屬經過多次協商,達成了一次性賠償130000元的協議,并已實際履行完畢,而且原告龍長富還出具了諒解書給被告黃志剛,建議相關部門給予免除被告黃志剛的刑事、民事責任,其雙方達成的協議應是雙方真實意思的表示,對該協議的內容與效力,予以確認。原告龍長富主張該協議不是其真實意思表示,且顯失公平,應予以撤銷的訴訟請求,與事實不符,不予支持。被告黃志剛主張其已按雙方協商達成的賠償協議全部履行了義務,不應再承擔賠償責任的抗辯理由成立,予以支持。被告黃小雄主張其在2008年10月份已將肇事車輛賣給了被告黃志剛,與事實不符,不予確認。因此,其主張在本次事故中不應當承擔賠償責任的抗辯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因被告黃小雄的車輛沒有投保交強險,其應先在交強險的死亡傷殘賠償限額范圍內賠償二原告110000元,不足部分再由二被告按被告黃志剛在本案中應承擔的賠償責任,各自承擔50%的賠償份額。本案受害人龍某生前自2004年4月7日起,就在桂林市七星區環城南一路一號經營“桂林市七星區方圓電器修理店”,從事電動工具修理及零配件零售,營業執照直至2013年7月22日才被吊銷。由此可推斷,龍某生前的經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來源地均在桂林市區。因此,其死亡后,有關損害賠償費用應當根據當地城鎮居民的相關標準計算,兩原告請求賠償死亡賠償金21243元/年×20年=424860元,系參照2013年度《廣西壯族自治區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損害賠償項目計算標準》計算所得,于法有據,予以支持。

關于被告黃志剛按協議一次性賠償了原告130000元后,被告黃小雄是否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的問題。原告方與被告黃志剛達成的諒解賠償協議的效力僅及于協議的雙方,不能及于被告黃小雄。因此,被告黃小雄還應按其在本案中的過錯,承擔賠償責任。關于原告請求賠償的精神撫慰金50000元是否過高的問題。龍某正值青年即遭遇車禍死亡,使原告龍長富、廖土娥痛失兒子,上演了白發人送黑發人的人間悲劇,給二原告造成的精神創傷是難以用金錢來衡量的,但結合龍某在本案中的過錯以及本地的生活水平和相關司法實踐,原告請求賠償精神撫慰金50000元,又明顯偏高,酌情定為30000元。關于二原告請求賠償扶養費各48780元(4878元/年×20年÷2扶養人),是否應予以支持的問題。因二原告均未達到法定的退休年齡,又未能提供喪失勞動能力和無其他生活來源的證據予以證明,故對該項請求不予支持。原告龍長富請求賠償處理事故支出的必要交通費用1000元、原告廖土娥請求賠償處理事故支出的必要交通費用及誤工費2000元,均未提供證據證明,不予支持。綜上所述,原告龍長富、廖土娥應獲得賠償的金額為:死亡賠償金424860元、喪葬費18810元、精神撫慰金30000元,共計473670元。應先由被告黃小雄在交強險死亡傷殘賠償限額范圍內賠償110000元,不足部分363670元,按70%的賠償責任由二被告各承擔50%的賠償份額,即被告黃小雄、黃志剛各應承擔363670元×70%×50%=127284.50元。因被告黃志剛已按賠償協議全部履行了賠償義務,原告同意免除他其余的民事賠償責任,故被告黃志剛在本案中不需再承擔賠償責任。被告黃小雄實際應賠償原告龍長富、廖土娥110000元+127284.50元=237284.50元。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六條、第十五條第一款第(六)項、第十六條、第十八條、第二十二條、第四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一款、第十九條、第二十七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十八條、第二十七條、第二十九條的規定,判決:一、被告黃小雄賠償原告龍長富、廖土娥死亡賠償金等各項損失237284.50元。二、駁回原告龍長富的其他訴訟請求。三、駁回原告廖土娥的其他訴訟請求。本案受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2019年3d关公三字经图谜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