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11月17日
免費咨詢熱線
133-700-11000
未簽勞動合同 營業員難證勞動關系被駁回
發布時間:2018-11-03 21:03:43作者: 滬律網小編瀏覽量:1,127 次

簡述:營業員未簽勞動合同,公司否認與其有勞動關系。營業員雖提供了短信,聯系電話等證明其為公司售賣服裝,但公司均矢口否認。因營業員仍無法提供完整的證據鏈,證明其在公司工作,其要求的賠償金等各項均未獲得支持。律師提醒,如進入公司后,未簽訂勞動合同,員工在勞動中應當特別注意留存工作記錄,與領導的溝通記錄,工資收入盡量通過轉賬完成,避免在維權中因證據不足而無法獲得支持。

 

王某娣與上海栗紅貫貿易有限公司勞動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4)徐民五(民)初字第812號

原告王某娣。

被告上海栗紅貫貿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青浦區朱家角鎮滬青平公路6335號7幢109。

法定代表人張菊紅,職務不詳。

委托代理人段晴,上海英恒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王某娣訴被告上海栗紅貫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栗紅貫公司)勞動爭議一案,本院受理后,適用簡易程序,于2014年12月18日、2015年1月19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王某娣,被告栗紅貫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段晴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王某娣訴稱,其自2013年9月25日至栗紅貫公司任營業員,做一天休一天,每天工作12小時,雙方未簽訂勞動合同,工資由三部分組成,自進公司至2013年12月31日,每天工資100元,另有業績提成和綜合表現獎。2014年1月1日起,每天工資調至120元,仍有業績提成和綜合表現獎。2014年7月25日,栗紅貫公司無故解除勞動關系。現要求栗紅貫公司:1、支付2013年9月25日至2014年7月25日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10個月雙倍工資33,000元(以每月3,300元計*10個月);2、支付賠償金6,600元(3,300*2);3、支付2013年10月至2014年5月法定節假日加班工資2,184元;4、支付2014年1月至5月雙休日加班工資971元;5、支付2013年11月至2014年7月延時加班工資12,922元;6、支付2014年末休年休假折算工資4,400元;7、支付2014年5月被扣60元,6月被扣197元;8、2013年11月被扣224元,12月被扣184元。

被告栗紅貫公司辯稱,沒招聘過王某娣,從未支付過工資,也沒安排過王某娣工作,與王某娣無勞動關系,故不同意王某娣全部訴訟請求。

經審理,王某娣為證實自己的主張出示:

一、照片8張,該照片顯示手機號碼1390188****發的信息。以證明老板名叫張某,在“名家”服裝店的倉庫面試王某娣,老板調王某娣到陜西北路129號上班;老板對王某娣賣貨的價格不滿意都是小價位;老板無故叫王某娣休息就是辭退王某娣。故王某娣發信問老板,為何叫王某娣休息;與老板核算2014年7月的工資,核對完信息,然后工資打入卡內。栗紅貫公司質證表示,以上手機號碼不是張某的,陜西北路129號也不是栗紅貫公司經營的。

二、照片復印件,以證明陜西北路123號“名家”服裝店內掛著的“售后服務提示”“售后服務熱線”電話是1390188****。

三、照片復印件,以證明掛在店內的通知,要求每件衣服都有布標,營業員不檢查要被罰的。

四、照片復印件,以證明掛在店內的“友情提示”及老板的電話,業務聯系都是用這電話。

五、網上下載栗紅貫公司的情況介紹,以證明聯系人馮某即財務經理,她每月到店里發工資,辦公地址在陜西北路123號。

栗紅貫公司質證表示,證據二、三、四、五的真實性、關聯性不認可。“售后服務”“友情提示”等非栗紅貫公司的內容,也與栗紅貫公司沒有關聯,網頁上的內容不是栗紅貫公司發布的,其上所稱的經營地址都不是栗紅貫公司的經營地址,栗紅貫公司也沒有以“名家”的名義對外銷售服飾。馮某曾經幫栗紅貫公司做賬,不是固定的員工,她給很多公司做賬的。

六、工資袋一個,以證明是栗紅貫公司的員工,每月工資現金發一部分,打入卡內一部分,不固定的。栗紅貫公司質證表示,該工資袋不是栗紅貫公司的,真實性不認可。

七、2014年5月9日蓋有栗紅貫公司章的發票一份,以證明“名家”賣的衣服開的發票用栗紅貫公司的名義,由馮某經理開具的。栗紅貫公司質證表示,對真實性無異議,但不能證明與王某娣有勞動關系。

八、銷售日報三張、個人工資統計表一份。以證明每天銷售的業績及每月統計工資的報表。栗紅貫公司質證表示,這些報表不是栗紅貫公司的。

九、中興銀行明細一份,以證明打入卡里的是獎金。栗紅貫公司對真實性無異議,但表示無關聯性,該記錄無法顯示是栗紅貫公司發放的工資。

王某娣還陳述,先后在南京西路、淮海路、陜西北路、中山公園定西路、華山路“名家”的服裝店工作過,以上這些店用的執照都不是栗紅貫公司,但發票全是栗紅貫公司的,栗紅貫公司表示,“名家”的店沒用過栗紅貫公司的發票。

王某娣又陳述李某是栗紅貫公司法定代表人張菊紅的公公,趙某是張菊紅的婆婆,李某是張菊紅的丈夫。入職時是李某、趙某面試,約定2013年9月至12月工資每天100元,提成0.5%,2014年1月至7月25日每天120元,還有綜合表現獎等。栗紅貫公司對張菊紅公公、婆婆、丈夫的姓名無異議,但認為與本案無關聯性。

被告栗紅貫公司沒提供書面證據。

2014年8月28日,王某娣向上海市徐匯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要求栗紅貫公司:1、因未簽訂勞動合同支付2013年9月25日至2014年7月25日的雙倍工資差額33,000元;2、支付解除勞動關系的賠償金2個月工資6,600元;3、支付2013年11月2日至2014年7月25日法定休假日加班6天的加班工資2,184元;4、支付2013年11月2日至2014年7月25日休息日加班4天的加班工資971元;5、支付2013年11月2日至2014年7月25日工作日延長工作時間852小時的加班工資12,922元;6、支付2014年1月1日至同年7月25日未休年休假10天的折算工資4,400元;7、支付2013年11月1日至2014年6月30日的工資差額665元。該仲裁委員會于同年9月26日作出裁決,對王某娣的全部申訴請求均不予支持。

以上事實,除雙方當事人陳述外,另有裁決書等佐證。

本院認為,王某娣主張與栗紅貫公司形成勞動關系,在栗紅貫公司否認的情況下,王某娣需提供有效證據予以證實,盡管王某娣出示了以上證據材料。有些涉及到栗紅貫公司和其法定代表人的家屬等,但從目前這些材料分析,仍難以確認王某娣與栗紅貫公司形成勞動關系。本院對王某娣以上材料欲證明的法律事實不予采信,王某娣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依據,本院難以支持。如王某娣有新的證據或認為與其他用人單位形成勞動關系,可另行主張權利。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七十八條的規定,本院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王某娣的全部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10元,減半計5元,免予收取。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員  馬勇剛

二〇一五年三月十三日

書記員  顧祎君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2019年3d关公三字经图谜汇总